首页/新闻中心/师市动态
我的名字叫“古丽”
发布时间:17年10月07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贾蕾
【字体:    】   打印本页    
作者:张茜

15073503235337370

王燕近照(资料片)。许晓梅 提供

口述人:王燕

访谈、整理人:兵团日报记者 张茜

访谈方式:电话采访

访谈时间:9月12日

访谈感受:

她是个闲不住的人,十二师五一农场少数民族职工群众家里有大小事都喜欢找她出主意。

她是个热心肠的人,哪家哪户有困难了,她总是想方设法为其排忧解难。

她叫王燕,五一农场少数民族职工群众都亲切地叫她“王燕古丽”。

历时16载,从农场三连普通职工到三连政工员,再到农场兴业街东社区居委会副主任,职务在变,而她“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的信念没有变,为各族群众服务的热情没有变,细心呵护民族团结的初心没有变。

近些年,王燕先后被评为“多元增收先进个人”“ 优秀共产党员”“ 身边好人”、兵团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巾帼标兵……

一句“王燕古丽,我们相信你。”是五一农场少数民族职工群众对她的信任与认可。

1973年,我出生在十二师五一农场,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兵二代”。2002年,我放弃楼兰酒厂备料车间副主任的工作,随丈夫来到五一农场三连,成为一名普通职工,开始从事农业种植工作。

说心里话,那时的我对农业种植技术一窍不通,但我是兵团人呐,兵团人一个特有的本质就是不怕苦、不怕难、迎难而上。得益于兵、师党委的惠民政策,在农场干部职工的帮助下,我一步一步走上了致富路。

2011年,我抓住十二师保障性住房及其他项目大发展机遇、农场产业结构调整机遇,在农场党委的帮助下,办了贴息贷款、惠农贷款,购买了混凝土搅拌车、铲车、大型装载机等,当年增收10多万元,年收入达到20多万元。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我是在大家的帮助下成长、富裕起来的,我要心怀感恩,尽心尽力回报大家,带领大家一起富起来。

2011年,我带领8名困难职工成立了困难职工帮扶示范园,手把手向他们传授种植技术,引导他们勤动脑、多动手,积极创业。我向他们承诺:“你们跟着我干,一定都能挣上钱。”

我经常帮困难户干活,尽量不让他们花钱另外雇人,还用自家的小四轮、旋耕机等免费为他们进行机械作业。到了葡萄采收的季节,我和丈夫都是先帮他们采收,再采收自家的。通过我的努力帮扶,这8名困难职工中有7名在当年就实现了脱贫。

三连是个少数民族聚居连队,在和大家的密切交往中,我与连队各族群众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大家都亲切地叫我“王燕古丽”。

2013年5月,我被农场党委任命为三连政工员。当时正逢农场整合拆迁工作全面展开,我主动承担了连队拆迁工作。在别人看来这是一件十分难干的“硬钉子”活,更何况在三连这个少数民族聚居连队,语言沟通都是问题,但我对自己有信心。

说一千道一万,不如做给群众看。我首先带头签订了拆迁协议,然后动员自己的家人、亲戚全部签订了拆迁协议,最后将面临拆迁的职工群众分门别类,制订了详细计划,从易到难,各个做工作。

2013年5月之前,我虽然是职工,但还负责着三连的工会和妇联工作。10年的工会工作给我打下了坚实的群众基础,大家信任我,认可我,所以我干拆迁工作比较得心应手。仅仅9个月时间,三连360户居民中就有356户签订了拆迁协议。

“王燕古丽,我们相信你。”这是拆迁工作中,维吾尔族职工群众对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这些善良、朴实、可亲可爱的维吾尔族职工的支持坚定了我做好工作的信心。

我和三连维吾尔族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是说也说不完的。三连的低保户帕的古丽阿姨独自生活,家庭非常困难,我时不时去看看她。

2013年春节的一天,我外出回家时,发现帕的古丽站在楼下,满身是雪,一看就是在外面站了好久。

我问她为什么不站在楼道里等我,她说:“不行,我站在楼道里,万一你走过去了,我等不上你怎么办。”当时我感动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我请她进屋,她将一包用花头巾包着的东西放在我家桌子上,说:“你对我那么好,我也没有什么贵重东西送你。现在,你们要过春节了,这个馓子是我亲手做的,你不要嫌弃,给你们家人尝一尝,这是我的心意。”

2013年年底,三连维吾尔族职工买买江·尼牙孜到了退休年龄,却没有能力缴纳养老金。他患有肺结核和糖尿病,无法从事体力劳动,妻子热汉古丽·托洪提每月900元退休金只能维持夫妻俩的吃药费用,家庭非常困难。考虑到他俩以后的生活,我自己拿出7500元帮买买江·尼牙孜缴纳了养老金。

2014年春节,热汉古丽·托洪提来到我家,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两颗新鲜柠檬递给我说:“王燕古丽,我记得你说过女人喝柠檬茶能养颜,这是我家花盆里种的,今天我特意摘下来送给你。”

2016年3月,我由连队调入五一农场兴业街东社区工作,任居委会副主任,社区的300余户居民中少数民族居民占一半以上,是一个典型的多民族聚居小区。短短的一年时间里,我已与广大居民,特别是少数民族困难群众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在一次入户走访中,我了解到维吾尔族独居老人砍拜尼沙·牙库甫身体不好,早年丧偶,女儿出嫁后生活拮据,无力赡养老人。砍拜尼沙·牙库甫终日以泪洗面,情绪非常低落,在“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中,我主动与其结亲,认她为大姐。

工作之余,我经常到她家中陪她聊天,定期给她买来米面油、青菜等生活用品,同时帮助她争取社会各界和各级组织的帮助。

现在,砍拜尼沙·牙库甫的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我还鼓励她的女儿在乌鲁木齐找到了一份工作,每月工资2000多元,砍拜尼沙·牙库甫一家人的生活有了变化。

我与维吾尔族职工群众之间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

三连的维吾尔族小姑娘尼罗帕尔·乌来,由于汉语底子差,学习成绩一直上不去,我就主动辅导她学习,有时工作实在太忙抽不出时间,就让自己的女儿辅导她,一晃已是7年,尼罗帕尔·乌来亲热地叫我“汉族妈妈”;维吾尔族困难职工早然·包尔汗的女儿考上了重点高中,因为家里困难,孩子面临辍学,我知道后主动帮她缴了学费……

团场是生我养我的摇篮,我的根在这里。苦时共经历,甜时同分享,我的小家过好了,就尽自己的努力让别人也能过好。今后,我还会一如既往地做好民族团结工作,让民族团结之花开得更加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