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花逐蜜酿出甜美生活

发布时间:18年05月16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贾蕾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曹玲玲

“你们这个蜂蜜都结晶了,是不是里面掺了白糖?”“哎呀,这你们就不懂了吧。真的蜂蜜都会形成结晶,假的蜂蜜却不一定有结晶!”5月11日,在阿拉尔市通往阿克苏市的道路旁,记者听到养蜂人杨思奎跟顾客的对话。

5月的塔里木河流域,野生沙枣花次第绽放,一师阿拉尔农场十一连职工杨思奎夫妇就“追”着沙枣花把家安在这里。

“蜂蜜的营养价值非常高,有提高免疫力、促进消化、护肤美容等功效。许多人知道蜂蜜好,但是不懂其中的奥秘,我就给他们一遍一遍地讲。”热情的杨思奎笑着跟记者说。

2009年,在十一连开播种机的杨思奎无意间碰到带着蜜蜂从四川到阿拉尔采红枣花蜜的老乡。看着一只只勤劳的蜜蜂在花丛与蜂箱间飞舞,杨思奎跟老乡聊起了养蜂的事。了解了养蜂的过程后,他决定投身养蜂这一收获“甜蜜”的事业。

改行,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杨思奎的妻子觉得蜜蜂蜇人,他们又没有养蜂的经验,心里有些抵触,但杨思奎还是花了2万元买回50箱蜜蜂,跟着养蜂的老乡学习。一年多的时间,杨思奎慢慢地掌握了养蜂的技巧,妻子也被他的执着所打动,跟着他追花酿蜜。

“上云南,下四川。穿戈壁,过天山。风餐露宿追花蜜,留得佳酿与人间。”这是杨思奎自己编的一首打油诗。“每年11月底赶上大冻之前,我们出发去云南采油菜花蜜。春节过后,我们到四川采油菜花蜜,4月或5月我们回到新疆采沙枣花蜜、红枣花蜜,一直采到7月。”杨思奎说,养蜂人随风而行,逐花而居,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风餐露宿、漂泊在外。每到一处便自己搭锅做饭,支帐篷睡觉。风雨大的时候,雨水灌进帐篷,一早起来垫的褥子都是湿的。

让杨思奎记忆最深的是2013年一天的晚上,他和妻子从云南前往四川,妻子在高速路旁的服务区上卫生间时,由于灯光太暗,妻子一出卫生间的门就被从暗处冲上来的三条藏獒围住撕咬。好在他的妻子反应快及时挣脱,但腿上还是被藏獒咬出一条十几厘米长的大口子,杨思奎看到都惊呆了。当时附近没有医院,杨思奎只能用嘴将妻子腿上的血渍一口一口吸干净,然后进行了简易包扎。虽然事后他们很快找到医院医治,但他妻子腿上还是留下了一道长长的伤疤。杨思奎说,如果那一次妻子送了命,他肯定会后悔一辈子。

“从接触蜜蜂到现在近十年,一路走来我经历了不少坎坷,但每次看到辛勤的蜜蜂,就没什么可抱怨了。”杨思奎说。

每天清晨,杨思奎和妻子都要打开蜂箱,查看出蜜状况。“蜜蜂从植物的花中采取含水量约为80%的花蜜或分泌物,存入自己的第二个胃中,在体内多种转化酶的作用下把花蜜中的多糖转变成人体可直接吸收的单糖、葡萄糖、果糖。水分含量少于10%的花蜜或分泌物,蜜蜂就会存储到蜂巢中,再用蜂蜡密封。”说着,杨思奎从蜂箱取出蜜量较多的蜂巢放入摇蜜机中摇动,在离心力作用下,蜂蜜很快分离出来。“我这样摇出来的是原蜜,没有任何添加剂,也没有任何加工环节。”

因为杨思奎为人热情,卖的蜂蜜品质又好,每年都有很多老顾客找到他购买蜂蜜。到今年,他已经拥有260箱蜜蜂,并能够自己繁育蜜蜂向外出售。

“养蜜蜂东奔西跑虽然辛苦,但想到大家对蜂蜜的夸赞,就觉得值了。我会在追花逐蜜的路上一直走下去。”杨思奎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