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这笔宝贵的精神财富永远传承下去

——王震亲笔书信捐赠新疆兵团军垦博物馆纪略
发布时间:19年07月19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贾蕾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李秀

11

王震亲笔信手迹。李秀 提供

12

图为王继平(右)将《王震家书选映集》赠予新疆兵团军垦博物馆,桌子上展示的是王震的12封亲笔信。 李秀 提供

13

上世纪50年代初期,王震(左二)、陶峙岳(右三)、陶晋初(右二)、李铨(右一)共同研究石河子垦区规划。 据本报资料库

14

1952年,王震在水库工地开着挖土机参加紧张的劳动,号召大家和时间赛跑,早日完成水利开发任务。 据本报资料库

15

1950年,二军六师在库尔勒修建的十八团大渠举行放水典礼,王震高兴地跳进渠水中鼓掌庆贺。 据本报资料库

湛蓝而又高远的蓝天下,王继平和女儿王华坐车穿行在绿树成荫的石城街头,看着路边怒放的鲜花、悠闲的行人,王继平努力想把眼前的场景与40多年前的石河子联系到一起,但他却怎么也找不到重合点。

“找不到当年的影子了,变化太大了……”王继平感慨地对女儿说。

今年71岁的王继平是王震的侄子。

1959年,不满11岁的王继平随母亲从湖南浏阳来到石河子,与父亲团聚。王继平的父亲王余连是王震的二弟,1957年随王震来到新疆。当年,王余连在石河子园林队工作。在石河子,王继平相继读完了小学和中学。

1968年年底,王继平以支青的身份下到兵团独立团的连队工作。1972年,王继平被调到八一糖厂工作。1973年,他被选送到现在的华南理工大学上大学。1977年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湖南长沙市工作。

人生中最美好的岁月是在石河子度过的,所以,王继平一直对石河子有着不能忘怀的深厚感情。

6月24日,特地选在中国共产党建党98周年到来前夕,王继平再一次踏上了石河子这片时常出现在他梦中的土地。

这次,王继平来石河子的目的只有一个——将伯父王震亲笔写的12封家书捐赠给新疆兵团军垦博物馆。除此之外,他还带来了伯母王季青的书信手稿15封、伯父的秘书汪文华代写的书信手稿3封以及20本《王震家书选映集》。

这12封家书,都是王震于1952年到1990年间写给家乡亲友的亲笔信,时间跨度长达38年,到目前已有半个多世纪了。

“伯父一直深爱着新疆,惦记着兵团。石河子不光是伯父的第二故乡,也是我们全家人的第二故乡。所以,我和兄弟们历时两年多,收集到这些书信后,就想着捐赠给新疆兵团军垦博物馆。”王继平说, “1993年4月5日,伯父的骨灰撒在了天山的前峡、后峡和石河子垦区,可见他对这片土地有多么的热爱。虽然这些家书是王家的传家宝,但捐赠给博物馆后,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激励更多的后人继承老一辈革命家的光荣传统。”

前两年,王继平和兄弟王井、王群、王秧武、王晚元、彭友杏、高家仁以及王华心里一直有个想法:把伯父(舅舅)几十年来写给家乡亲友的书信、相关的照片以及他们缅怀伯父(舅舅)的文章收集起来,汇集成册以传后人。

几人的意见统一后,王继平于2017年开始着手收集伯父的家书,没想到过程却十分艰辛。因为,当年与王震通信的亲友大部分已经去世,他们的后代居住得又很分散。

长沙市——浏阳市北盛镇。两年的时间里,王继平不停地来往于长沙和老家北盛镇之间,找年轻一代的亲属做思想工作,希望他们能把家书拿出来。由于有一部分亲属在外地打工,王继平就给他们打电话,希望他们能挤出时间回老家清理一下老物件,寻找当年的家书。经过两年的努力,王继平只收集到12封王震的亲笔信。他遗憾地说,收集这些家书时深深地感到,他们动手晚了,有些家书已经遗失了。

按计划,王继平和兄弟以及女儿本想通过公开发行的方式出版这些家书,后来综合各方面的原因,他们决定自己出资出版家书,赠送给亲友和有关单位。最终,由王华汇编成《王震家书选映集》,并于今年4月印刷成册。

新中国成立后,王震的第一封家书是1952年10月写给他的三弟王余美的。

“虽然这封信遗失了,但我的叔叔王余美清楚地记得这封家信的内容。”王继平说。

“余美:妈妈回去住,我负责砌两间房,也不能靠我占(公家)便宜。我是新疆人民的勤务员,要拿钱回来砌房子,新疆人民会斗争我。你定要我拿钱,我写信给农会,发动农民斗争你!把分来的田地种好,按照政府的规定缴纳农业税。此复,并谅。王震。1952年10月。”

从这封不足百字的信中,我们能强烈感受到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廉洁奉公、一心为公的公仆情怀。

“伯父的家书很多都是关于农业生产方面的,指导当时老家的生产队如何种田。而且在每封信里,伯父都不忘严格要求亲属。在整理伯父的家书时,我经常被感动得热泪盈眶,深深地被伯父这种伟大的精神所感动。”王继平感慨地说。

翻看王震写给亲友们已经泛黄的家书,可以看出他使用的信纸很杂、很普通。无论是他写给三叔、堂弟、妹妹或是公社队员的家书,均以“同志”相称,他一直反对大家称呼他的官职。

在这12封家书中,尤其以王震写给堂弟王松筠的家书最多。王松筠是烈士的儿子,很小的时候就参了军,解放后担任家乡生产队队长。许多信的内容都是王震指导王松筠如何发展农业生产的。

“松筠同志,你必须坚决听党的话跟毛主席走,起共产党员红军烈士儿子的模范作用……我要求你召开全队会议立即行动,做几件事情。一、油菜麦子蚕豆天晴(时)动员男女老幼锄草松土,把沟挖深(一尺深)沟里垫三寸厚的沙,使它排水,这沟每年换一个位置,田土就厚了,排水好,可增产。冬天锄草、松土、施肥,要教好小孩锄草的工夫。到种棉花、玉米、黄豆、高粱时就会锄草了……”这封写于1966年1月7日的家信,落款时,王震用的是他的本名——王余开。在这封信中,王震共写了8点农业生产方面的内容,十分详细。

1966年6月1日,王震给外甥董有根回信时这样写着:“董有根同志:望今后好好学习毛主席著作,进一步提高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觉悟,做一个用毛主席思想武装起来的好社员。不图名不图利,不怕苦不怕死,一心为革命,一心为集体,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保卫无产阶级和贫下中农的江山,为建设伟大强盛的社会主义祖国,为世界革命的胜利,为革命种田,学会科学种田……”从这封信不难看出,王震对共产主义事业的坚定追求,以及对亲属的严格要求。

“这些书信对我们兵团人来说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更是一部对当代人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对广大党员干部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活教材。作为弘扬‘兵团精神’的窗口单位,我们将切实利用好这批书信,挖掘其深刻内涵,传承好红色基因,讲好革命传统背后的故事,更好地发挥新疆兵团军垦博物馆作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的作用。”博物馆业务科科长张红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