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珠,闪耀在戈壁之上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4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董亚倩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徐戈

abfada14-be84-466e-805a-06bbd54f5169

八师石河子市明珠河是市民和游客休闲观光的好去处。明珠河是在原来穿城而过的蘑引渠的基础上修建而成,从老水渠到景观河,石河子市人居环境更加舒适,城市功能不断完善(资料图片)。 兵团日报驻八师记者站 张德智 摄

5cbaf8e9-4e6b-482f-932a-696b0166f557

二师铁门关市风景如画。“金瓯从来不容缺,河山欲固半因铁;出鞘之剑寒之钢,耕田之犁亦是铁;众志如坚可成城,人心若齐堪凝铁。铁门关,铁之门,门之关,关之铁”,铁门关市威名赫赫,正勇当兵团向南发展的排头兵(资料图片)。 冯红阳 摄

450c543f-12b6-4e41-beb4-b2dbc17ee0cd

俯瞰可克达拉大桥夜景。10月31日上午,可克达拉大桥正式通车。该桥是新疆首座混凝土斜拉索大桥,也是兵团“十三五”重点建设项目、迄今最大的单体桥梁工程。大桥飞架南北,宛如一道“彩虹”跨越伊犁河(摄于10月31日)。 赖宇宁 摄

1e797041-8af6-49c0-aaba-3eb46c220835

群鸟在六师五家渠市青格达湖湿地栖息。打造乌鲁木齐的后花园,是五家渠的城市定位之一。近年来,五家渠市加大对青格达湖湿地保护力度,湿地水源和植被的良性生态平衡循环系统持续完善,成为新疆重要的鸟类栖息地和迁徙觅食地。目前,该保护区已观察记录的鸟类有225种,约占新疆鸟类总数的48%,青格达湖湿地成了候鸟繁殖、越冬或迁徙的栖息地(摄于9月21日)。 多明忠 摄

dc1d6222-e559-4338-b7fe-f59c640ae556

一师阿拉尔市三五九旅屯垦纪念馆外景。在阿拉尔市中心的屯垦文化广场上,造型别致的三五九旅屯垦纪念馆记载着这个军垦新城的历史记忆。它像巍巍昆仑拔地而起,又似种子发芽破土而出,它见证着历史,同样也展望着未来(摄于10月30日)。 祁兴飞 摄

f3eed9e0-ac37-425f-b85b-59eaaa495bdc

青少年在十师北屯市图书馆内挑选图书。北屯市图书馆藏书12万册,电子图书90万册,是目前阿勒泰地区藏书最丰富的图书馆。到北屯市图书馆看书成为一种时尚,“满城飘佳句,相逢说读书”成为城市最美丽的风景(资料图片)。兵团日报记者 陈洋 摄

718d2c7f-284f-4352-8fef-a45ba3a63ac5

三师图木舒克唐王城机场候机楼外景。图木舒克唐王城机场通航,拉近了团场和内地的距离,“天堑变通途”不再是遥远的愿景。穿越千年尘嚣,如今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已听不见驼铃声,取而代之的是日益完善的立体式交通网络。一条条公路、铁路、空中航线,让兵团人的视野更为开阔,对外开放的脚步更加有力(资料图片)。徐戈 摄

132ca9d3-1482-4f4e-a95a-2552a76018ce

晚霞美景映双河。一条条道路不断延伸,一栋栋建筑拔地而起,一个个项目签约落地,一片片绿地生机盎然……年轻的五师双河市正通过产城融合、生态发展、吸纳人才,“蝶变”为一座现代化的丝路之城、生态新城(资料图片)。 潘广发 摄

城市,是梦想。

1951年,在乌鲁木齐短暂学习后,甫一进疆的湘女们又被分散到千里之外的伊犁、阿勒泰、阿克苏、喀什、和田等地,那里是她们中的多数人要奋斗一辈子的地方。“湖南的女兵到了!大家快出来欢迎呀!”嗬!带队干部一声令下,数百个脑袋瞬间从地底下钻了出来,冲着湘女们鼓掌。“搞了半天,人都在地下藏着呢。”湘女彭玉锦当时被分在了哈密,“每到一处新地方开垦建设,只能住地窝子,就是在地底下挖一个很大的洞,四周用土坯垒起约半米的矮墙防雨。每天早上起来身上都盖着一层土,到了冬天,就是一层冰壳子。”

在兵团,最初的建筑群是地窝子。现在有人写文章回忆地窝子:“大雪覆盖的地底下,一个十来平方米的地窝子里,土坯垒的炉子里,红柳疙瘩柴熊熊燃烧着,炉子上的铁炉圈烧得通红,火舌蹿进也是土坯垒的火墙,发出隆隆的响声,隆隆声里荡漾着融融暖意,衬托着地窝子的静谧。”这是忆苦,亦是回甘。在这个基础上我们不妨作一些诗意的想象:如此这些给了军垦人温暖与安慰的地窝子,在天山南北的一片片即将被开垦的荒原上,一个接着一个,一排挨着一排,组成方阵,集结序列,向荒原宣战,誓教戈壁披绿装,这是何等的气魄与浪漫!我想,这些地窝子群落就是兵团城市的雏形吧,它们艰难地在荒原里孕育着,历经阵痛,满怀梦想,等待分娩。

城市,是希望。

阿孜卡尔,一个10来岁的维吾尔族男孩,很腼腆,我们结亲住到他家时,他不主动交谈却愿意坐在我们身边回答问题,还会在我们离开的时候躲在窗户边抹眼泪。在晴朗的南疆夏夜,繁星当空,银河浩瀚,阿孜卡尔的白胡子爷爷坐在院门外,跟我们说“永安坝”。永安坝是阿孜卡尔一家的故乡,那里有白胡子爷爷的童年,有被遗忘的土坯房,有永远安全的水坝。后来,连队整体搬迁到这里,有了集中连片的安居房,有了“三通”。白胡子爷爷经常听广播,他知道从遥远的北京又出台了什么好政策,“习近平好,共产党好”,他很满足现在的生活。

学校在城里,离连队15公里,骑自行车需要一个小时。阿孜卡尔告诉我们,夏天骑车不怕热,冬天骑车不怕冷,起得早也不怕黑,就怕路上的野狗。“它们有好几只,就在五连那个没人的路口,又大又凶”,每次遇到野狗撵的时候,阿孜卡尔和伙伴们只好把车骑得飞快。班里有几个同学住在城里的“玫瑰园”,这让阿孜卡尔着实羡慕,不用起早贪黑,更不用害怕被野狗追。从永安坝到连队,白胡子爷爷用了半个多世纪;我告诉阿孜卡尔,从连队到城市,他不会等太久。

城市,是给人提供生活空间的美丽而充满魅力的地方,是社会集体成就的最终体现。自由、爱、创意、激情、平静和欢乐等不同元素会在这里交织。在兵团,越来越多这样的城市在生长,在拔节。

一转眼,65年过去了。从地窝子开始,兵团人走出亘古荒原,走过黄沙万里,走到平畴沃野,走进楼宇林立的今天。从本期开始,“镜像”想陪读者一道,从城市、城镇、人居、生态等多角度,回望来路,以积蓄起更强大的前行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