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兵团要闻/综合动态
实现从“弱质”到“强项”的新飞跃
——对兵团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思考
发布时间:17年09月14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贾蕾
【字体:    】   打印本页    
作者:刘景德

主持人:几十年来,兵团农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其间经历了千难万险,创造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今天,兵团农业发展走到新的“十字路口”,需要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轨道上再出发。尽管我们会遭受阵痛、面临阻力,但我们更要坚定信心、增强定力,毕竟,在政策上不会比改革开放之初兵团由发工资到家庭承包时更难;在投入上也不会比一穷二白时更难;在技术应用上更不会比解决棉花种植积温不足、拾花费太高时更难。只要我们认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学习中央一号文件精神,勇于担当、与时俱进,就一定能够克服当前的困难,实现再度走强的新飞跃,促进兵团农业在现代化道路上走得更快更好。今天我们刊登新疆农垦科学院党委书记刘景德的相关文章,敬请关注。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新形势下,农业主要矛盾已经由总量不足转变为结构性矛盾,主要表现为阶段性的供过于求和供给不足并存。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农业综合效益和竞争力,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农业政策改革和完善的主要方向。”

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论述,对全国农业形势作出了科学判断,为我们认识分析和解决兵团农业的突出矛盾提供了重要遵循。今年,兵团为贯彻中央一号文件关于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精神,出台了《关于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农业现代化发展的实施意见》。落实这个文件精神,是当前兵团农业工作的主线,对统一思想、提高认识、做好工作,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

相对而言,农业具有生产周期长、环境影响大、回报见效慢等特征,是名副其实的“弱质”产业。就兵团农业而言,所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成本高、效益低、产品市场竞争力不强,稳定发展职工队伍的能力下降,与履行兵团职责使命的形势要求不相适应。在种植业方面:耕地资源的50%种植棉花,种植成本已接近销售价格,棉花收入的高低基本取决于国家补贴的强度。粮食生产用地占20%,由于深加工薄弱,生产链短,主要是卖原粮。口粮生产收入靠国家补贴,饲料粮长期处于“自生自灭”的境地。

在林果业方面:种植面积占现有耕地资源的20%,红枣价格已是10年前的十分之一,葡萄价格持续下降,而生产成本却持续上升,其他果品价格起伏不定。在畜牧业方面:工厂化规模化养羊模式还处于探索阶段,生猪养殖存栏量上下震荡,奶牛业的投资过大,难以收回成本。在设施农业方面:

劳动生产率低,劳动强度大,比较效益不高,职工不愿意承包大棚。在资源环境方面:白色污染严重,土壤有机质下降。过量施用化肥,不但影响农产品品质,浪费的氮肥挥发出的氮氧化物还成为形成雾霾的重要元凶。这些问题严重阻碍着兵团农业的健康发展,不利于实现从“弱质”到“强项”的新飞跃,需要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切实得到解决。解决的途径我认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第一,在政策方面,需要改革农业生产经营组织方式。

农业生产的特征之一是劳动绩效不易考核,无法向工厂流水线一样组织生产。因此,以家庭为单位进行生产经营,实践证明效率最高。兵团农业基本经营制度的设计也是以家庭承包为基石,但在这些年的操作中,出现了很多偏差。在农产品紧缺的年代,兵团农业单产高、效益好、蛋糕大,利益矛盾容易调整。现在农产品不好卖了,农业效益差了,矛盾就凸显出来了。

首先,要给农业职工自主权,努力培育一线职工的市场主体意识。我们沿用多年的农业生产组织方式,具有强烈的行政命令色彩,在农资供应、产品销售、生产计划、种植模式、技术方式等方面实行“五统一”,由团、连两级统一指挥。实行“五统一”的背景是农产品紧缺,只要能大批量生产出来就能卖掉。当农产品消费开始分档次分层次的时候,需要我们自己闯市场的时候,“五统一”就很难适应多样化的市场需求。“五统一”的另外一个结果是农业职工的市场主体意识没有机会培育,地是公家的、人是公家的,职工大小事情都要团里背着,干部疲惫,职工不满,干群关系难处。“五统一”的腐败风险也很大,农产品定价、农资定价、资源分配等环节上,团场决策者的自由裁量权过大。总之,当决策者对决策结果不承担直接经济责任,决策失误的后果要职工承担时,这种机制的弊端是明显的。我们现在需要一整套为市场主体松绑的政策,干部的责任应该是为承包职工出主意做服务,而不是越俎代庖。给职工放权这件事上,有些人担心职工不知道种什么,没钱买生产资料、不懂技术,亏损职工过年上访等。这种担心绝大多数是善意的,放权以后,很可能会出现阵痛,但这是与市场接轨必须经历的过程。世界上凡是发达农业都是高度组织化的,但那不是依靠行政命令,那是依靠联合抱团闯市场的利益需求,出自农户的自愿。相信放权以后,经历一个过程,我们会逐渐形成一种新格局,职工不会做主、干部不会服务的局面将会改变。

其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研究生产者与龙头企业的利益联结机制。例如,在机采棉质量问题上,美棉、澳棉质量好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籽棉干净,皮棉加工工序少。美国棉花机收的采净率是85%,我们是93%,地里面扔了那么多棉花,美国人不是不想要,而是不敢要。采净率高的代价是杂质含量呈几何级数量增长,然后再到加工厂一遍一遍地清花,清一次就会对棉花质量损伤一次。这个问题不解决,兵团棉花质量很难根本提高。解决的难点在于种植、加工、销售是三个利益主体,而且利益目标不一致。而美棉、澳棉三个环节是一体的,地里损失一些,质量提高一些,价格提高而且好卖。我们在加工番茄、酿酒葡萄、牛奶等产业上类似的矛盾也很突出,到了下大决心研究解决的时候了。

另外,要明确农业环境治理的责任主体。地膜污染、地力下降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原因是职工认为地是公家的,团场认为地是长期固定承包给职工的,两面都不负责任。在这个问题上,师团要发挥行政功能,特别是发挥行政机关服务职能,强行制定达标任务,并给予适当的补助。污染问题靠利益机制解决不了,只能靠制度。

第二,在投资方面,改变过度依靠投入的生产方式。

兵团农业固有特征之一是高成本。要用农业产出支撑城镇居民的生活标准,支撑同非农业职工一样的养老福利标准,这本身就很难。况且,兵团团场主要分布在风头水尾,农业基础设施建设任务繁重。农田水利、盐碱地改良、防护林营造、生活设施建设等投资巨大,如果在生产环节再不注重节约成本,团场就很容易亏损。我们长期没有财政,资金来源不稳定,预算意识薄弱,团场要花钱的地方很多,可谓是“家无隔夜粮”,每年有多少钱不知道,花多少钱也就不知道。树立成本意识,加强预算管理,也应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任务。

兵团农业耕地是靠长期投入改造而形成的。从新建团场的实践看,形成1 亩中高产田的成本是两万多元。以此计算,腹心地带一个种植业劳动岗位的累计投入是100万元左右,一个林果业劳动岗位的累计投入在60万元以上,奶牛养殖业一个劳动岗位的累计投入接近200万元。代价如此之大,主要靠贷款,稍不谨慎,团场就会背上包袱。

要把化肥施用量减下来。以现在的土壤有机质条件,每亩化肥施用量不应超过120个标准肥。现在,很多单位的化肥用量过大,对追求当年高产也有效果,但边际效应下降,损伤地力严重,是恶性循环。我们现在过度投入的例子很多,不再一一举例。农业是弱质产业,不确定因素很多,生产过程的投资越大,风险也就越大。降低生产成本是兵团农业当前的紧迫任务。

第三,在科技进步方面,要注重纠正不重视科技和滥用技术手段两种倾向。

科技进步是推动农业发展的重要动力,重视科技是兵团的优良传统,在棉花产业上尤为突出。30年前,兵团农业没有支柱产品,我们用了很多办法,使兵团成为棉花高产区,继而使新疆成为全国的棉花主产区。棉花耐盐碱,需水量小,最关键的是棉花需水规律与新疆地表水来水规律一致。如果不种棉花,大量的耕地将被迫放弃。10多年前,随着经济的发展,劳动力价格上涨,棉花收入的35%要用来支付拾花费。兵团从国外引进机采棉技术,使棉花生产综合成本每亩降低400多元,保住这个产业,依靠的是科技进步。由于技术应用环境差别很大,兵团机采棉质量目前不高。提高质量的途径除了政策因素外,还有大量的技术性细节问题要研究。外国人用了近100年时间才使机采棉技术在本地成熟起来,我们也需要时间。如果因目前机采棉质量不高,就否定机采棉技术,这是不对的。因为,回到单纯依靠人工拾花时代不现实,不种棉花也不现实。

兵团农业现在的技术需求是多方面的,一是节水理念的提高。我们引进滴灌时,只注重了降低成本,对重力水、张力水、蒸腾拉力水的运动规律缺少研究。因而,节水潜力依然很大。二是大棚的问题。大棚是劳动密集型与资本密集型产业,为当前大局急需。现在的问题是管理定额上不去,劳动强度过大,单产低,比较效益差。如果向世界先进水平那样,提高机械化与自动化水平,每个劳动力能管到5亩,再加上基质栽培技术,熊蜂授粉技术,大棚产业会发生巨大变化。特别是缺水少地的区域,对于稳定壮大职工队伍意义重大。三是推广液体肥料。固体尿素在植物吸收时,需要水解,而水解的过程中,50%以上的氮肥就汽化了,这是肥料利用率不高的主要原因。国外先进指标是利用率至少在70%以上,途径是推广液体尿素。四是残膜机械回收技术。当年地膜增量回收与历年地膜存量回收的机械原理不同,两类机型现在是刚起步,水平还不高,需要各方支持。五是标准化果园技术。批量果品的一致性与商品性差,口感下降,是果品滞销的重要原因。果品消费的弹性很大,如果把滞销的原因归结为种多了,那么种什么呢?为什么那么多的南方果品、国外果品能卖到新疆来?营销也是重要的一面,但果品的一致性与商品性是基础,打好这个基础,技术空间很大。

在重视科技的同时,还要防止滥用技术。现在的农产品安全问题基本上都是滥用技术手段的结果。瘦肉精、三聚氰胺、化学染色剂、剧毒农药、果实膨大剂等,都是来自科研单位。科研成果并不都是道德的、符合公众利益的。还有就是有些技术成本太高,在新的形势下,应研究替代技术,甚至放弃。

在这里,我还想特别说一下种子问题。种子是最基础的农业生产资料,一粒种子可以改变世界。兵团农业技术中,选用优良品种时间久,已成为大家的固有观念。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品种多乱杂。一个地区选用哪个品种需要经过多年的观测鉴定,也需要种植者多年使用,才能掌握和挖掘品种的特征潜力。品种多乱杂的原因很多,有育种单位急功近利的问题,还有利益输送的问题。比较普遍而且容易纠正的例子是棉花高衣分品种,现在团场收购籽棉时,折算衣分是38%左右。如果使用42%的衣分品种,团场就暗中占有职工4%的产量。但高衣分品种籽脂低,对棉花品质不是一个好的指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重视这个问题。如果在籽棉收购中,根据实际衣分兑现,这个问题就能较容易地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