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话变迁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06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董亚倩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高永明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兵团人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值得一提的是,过去为洗澡发愁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记得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团场人住的是地窝子,每天开荒种田。夏天时,身上脏了,就到灌溉用的支渠里,用泥巴水搓巴搓巴;冬天,只能在屋里的火炉子、火墙跟前,端盆热水,匆匆忙忙地擦擦了事。想到洗澡堂去洗个澡?只是听说过,很多人都没有见过洗澡堂什么样。进城到洗澡堂洗个澡,那是很奢侈的梦想。

那时候团场人洗澡,纯粹是为了卫生上的需求,哪谈得上是一种精神享受?

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期,我家住上平房后,为了洗澡,就在院子角落两平方米的一块地上铺满红砖,每天上午将一个大盆、两个大铁桶都装满水,放在太阳底下晒热。傍晚时,便站在红砖地上,用这水冲澡。但是,水温保持时间有限,想洗澡,往往水温不高,很容易感冒。

为了解决洗澡的难题,我又仿照其他同事的办法,花钱做了一只1米长、0.6米宽、带水龙头的白铁皮水箱,用4根木棍做成支架,把铁皮水箱固定在上边。这样夏天时太阳晒出的水保温效果很好,洗澡就方便多了。可到了冬天,又只能在屋里擦澡,很令人烦恼。

上世纪90年代后期,团场在锅炉房旁边建起了公共洗澡堂,团场群众生活条件又有了改善,享受到了洗澡堂带来的方便。

公共洗澡堂的设立,虽然改善了洗澡条件,但是,遇到停电、停水、整修锅炉的时候,还是无法洗澡,加之每次洗澡要带换洗衣服、香皂、洗头膏,端个澡盆,仍然觉得不太方便。

2000年以后,兵团加快改革步伐,不少团场都为职工建起新楼房,我也实现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暖气、天然气到家的梦想,家里添置了燃气热水器。此后,我再也不为洗澡发愁了,每天下班回到家里,随时都可以打开开关,在干净舒适的卫生间里痛痛快快地洗澡。

如今,我享受着退休后的幸福生活,不由得想起过去为洗澡烦恼的日子,同时也为赶上好时代、过上好生活而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