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不下那身旧军装

——四十七团老兵张武祖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24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董亚倩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李羚蔚 靳超杰

68f78b4a-67ea-4fd7-8581-480ab818ceee

张武祖近照。李羚蔚 摄

曾在朝鲜战场上冲锋陷阵、曾在青藏高原上修筑天路、曾在荒无人烟的四十七团开垦拓荒的张武祖,今年91岁了。老人头发花白、声音颤抖、听力衰退,甚至连走路都要拄着双拐了……

过去的记忆随时间的流逝逐渐有些模糊了,可有一个信念,始终在张武祖脑海里无法抹去,那就是“我是一个兵”。这些年,儿子给他买的新衣服,他不经常穿,因为他最爱的是那一身旧军装,还有那顶镶着五角星的旧军帽。

参军报国

出生在甘肃的张武祖,少年时光在饥饿与贫穷中度过。在地主家,他干最累的活,却吃不饱肚子,这样的日子过了3年。国民党军队来了,却没有给他想要的自由,他被“抓壮丁”了,还被一路裹挟着从甘肃到了宁夏。

1949年7月,宁夏的国民党军队一触即溃,胜利之师的人民解放军不但给张武祖带来了自由,更带来了希望。张武祖被深深折服,经过申请,他成了一名解放军战士,负责修建铁路。

不久后,新中国成立了,可战争却没有远去。张武祖随部队前往山东参加大练兵,紧张的气氛一日高过一日。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1951年1月12日,张武祖随中国人民志愿军前往朝鲜战场,而战场的激烈程度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料。

白天,敌军的飞机不断从天上掠过,炮弹一枚接一枚地在身边爆炸,地面无时无刻不在“地震”。借用战壕掩护,张武祖和战友们埋着头躲避轰炸。战斗无比激烈,战士们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敌人的狂轰滥炸没能抵挡住志愿军进攻的脚步,部队顶着炮火,一路进军到了“三八线”附近。

每到夜晚,志愿军战士们就借用夜色作掩护,利用浮桥悄悄渡江。此时的冰河刚刚化冻,冰冷刺骨的河水夹着冰凌撞击着战士们的身躯,可张武祖和战友们却没有退却,继续渡江前进。

1951年5月,张武祖随部队来到了南航江,开始了新一轮战斗。依旧是密集的火力网、猛烈的炮火,每一秒身边都有战友倒下。

张武祖已是一名历经生死的老兵了。他一边掩护战友一边前进,却没注意一枚炮弹落在了身边,瞬间把他炸到了另一个弹坑里。

“张武祖!”

排长看着倒在弹坑里的张武祖,红了眼睛,探下身子用尽力气将他拖了出来。张武祖此时已经听不到声音了,身上渗出的鲜血染红了军装。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张武祖本想对排长说一声感谢,嘴唇却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卫生员!”排长唤来卫生员,向担架上的张武祖点了点头,转身继续战斗,刚冲出几十米远,就被敌人投下的燃烧弹点燃全身,英勇牺牲了……

因伤势严重,张武祖就此落下残疾,被送回国内修养。但他一直忘不了朝鲜战场,更忘不了牺牲的排长,他多次请战再上战场,却因身体原因一直未被批准。

张武祖不得不冷静下来接受现实,他的身体状况已不能履行一名战士的职责了,但他并没有因此一蹶不振,他想,新中国百废待兴,还有更多的“战场”等着他去战斗、去奉献。

辗转“战场”

1952年7月,张武祖作为全国第一批回乡转业军人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当时,正值土地改革关键时期,张武祖担任了民兵队长,助力家乡土改工作。

“国家建设需要交通支撑,现在要打通一条天路!”1955年5月,县政府工作人员找到张武祖,表示将指派他参与青藏公路的修建。

“坚决听从党的话,我这就回家准备!”接到任务的张武祖显得非常兴奋,他穿上入伍时发的旧军装,再一次打好被包,踏上了修天路的征程。

青藏公路虽然在1954年就已经通车,但道路相关配套设施的修筑、完善、维护还未结束。高寒缺氧的恶劣环境,让施工变得异常艰难。

工具只有铲子、牛车、骆驼车和架子车,住的只有就地搭建的帐篷,喝的水苦、辣、酸皆有,还要注意来自天上的冰雹……就是这样恶劣的自然环境,没有让张武祖和他工友们退却,大家每天奋斗在高原上。

可牺牲还是避免不了,高原反应让不少工友们生病了。有时,晚上睡觉前还有说有笑的工友,躺下后,第二天就再也没有起来。

有一天,张武祖和往常一样去叫同班组的工友,可有一位工友任凭他们怎么喊都没动静,他们顿觉不对,走进帐篷,掀开被子一看,发现人早已浑身僵硬,死去多时了。

身边的工友就这样走了,沉闷而恐惧的气氛难免会影响到大家。张武祖为激励工友们,把衣服解开向上一撩,指着腹部的伤疤说:“看,这是战场上留下的疤,我捡了一条命回来了,可无数的战友却牺牲了。和他们比起来,我们的工作算什么?现在,该是轮到我们站在前面了!”

张武祖说完,便继续工作起来,工友们也再次恢复了士气。

因为在青藏公路上工作得太过忘我,张武祖的身体终于扛不住了,再加上战争留下的旧伤,他的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1956年7月,政府决定让他回家修养,可张武祖再三请求继续留在这里工作。经过多次谈话,他才同意返乡修养,可他说等身体好些了还要再回来。

张武祖的身体经过修养慢慢好转,却依然无法承受在青藏公路上的高强度工作,他不得不再一次接受现实,离开了修天路的“战场”。

建设家园

1960年,张武祖响应国家号召,去西北,去新疆,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建设家园。

张武祖乘坐数天火车来到了乌鲁木齐,再辗转前往南疆的四十七团,成为一位支边青年,被分到三连。

当时的四十七团刚成立不久,“晚上住地窑子,白天吃土渣子”,迎着西北风,在茫茫戈壁中垦荒种田,创建新的家园,异常艰难。

张武祖没有沮丧,也没有害怕,而是拿起了坎土曼作“武器”,再一次投入新的“战斗”中。

在团场建设发展的几十年中,他和“战友们”在大漠边缘、风头水尾,战风沙、斗盐碱,喝涝坝水,通过人拉肩扛,硬是开垦出了万亩良田。

1972年,因在工作中的出色表现,张武祖被授予兵团二等功。

几十年一晃而过,1984年,张武祖退休离开了工作岗位。但他退休不褪色,依然发挥余热。凡是涉及集体劳动的植树、修路、修水渠等,他都积极参加。

如今的四十七团,经过几代兵团人的建设变得越来越美,张武祖也经常出门散步、找邻居聊天,安享晚年。可他还是不愿脱下那身旧军装,他觉得这是他的骄傲,也是支持着他一生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