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走进兵团/屯垦丰碑/陶峙岳专题
陶峙岳新疆率部起义
发布时间:14年11月29日    信息来源:兵团史志办    编辑:郑建东
【字体:    】   打印本页    
作者:金本浒

1949年9月25日,原国民党新疆警备总司令陶峙岳将军通电全疆,率十万官兵起义。第二天,根据陶峙岳与省府方面的预约,省政府以包尔汉为首也宣布起义。至此,新疆全省宣布和平解放。  陶峙岳出生于湖南宁乡,是一位著名的爱国民主将领。他早年曾参加过同盟会,北伐战争中,他担任过独立第二师团长。在九江马回岭和芜湖陌镇战斗中,由于战功卓著,35岁的他,就被晋升为少将。陶峙岳率部参加过上海抗战,由于不是蒋介石的嫡系,因此,尽管他能征善战,却屡遭蒋介石和胡宗南的打击和排挤。淞战抗战后,他被远调河西走廊。直到抗战后,张治中将军主政西北并兼任新疆省政府主席后,陶峙岳的处境才有所变化。应张将军之邀,陶峙岳两度入疆,担任新疆警备总司令,并成为张治中将军和平主张的坚决拥护和捍卫者。  陶峙岳就任新疆警备总司令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按照张治中将军的指示,释放了当时正关押在新疆的中共人员。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不顾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公然撕毁“双十协定”,挑起全面内战,掀起反共高潮,陶峙岳对这种违背人民意愿的倒行逆施行为一直采取阳奉阴违的做法,软磨硬拖,多次违抗命令,拒不出兵关内与解放军作战,并与在疆的警备副总司令员赵锡光将军相约,尽力保境安民,等待解放军进疆接管。  正当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开幕之际,日理万机的毛泽东和周恩来在百忙中请来张治中,委托他继续给新疆及河西走廊的旧部做工作。张治中很高兴地接受了这一任务,当即向毛泽东、周恩来表示:“这是我乐意做的事,我可以马上去办,尽力促进之。”并谈了他对新疆问题的看法:“以文白之见,新疆问题惟一的出路在于和平解放,使人民免遭涂炭!”回到住宅后,张治中当晚就给陶峙岳和包尔汉拟好了电文,并通过中共驻伊犁特派员邓力群转送迪化。电文中,张治中嘱(陶、包二人速派人与解放军进疆部队将领接洽。陶峙岳和包尔汉接到电报后,连夜聚在一起,密谈到深夜。然后,草拟了复电发给张治中,张将军收到电报后,把陶、包二人联名发来的电文转呈周恩来,并由周交到毛泽东手中,毛泽东看完电文,高兴地说:“王胡子(王震)说得对,陶峙岳将军就是和平的希望嘛。看来和平解放新疆,指日可待了。”

1949年8月27日,兰州解放的第二天,王震和彭德怀副总司令同时提起和平解放新疆的问题,并召开了有关人士座谈会,还派遣了由陶峙岳部下的前国民党军官组成的劝说团,赴新疆动员他们的亲人投向人民。  与此同时,人民解放军正浩浩荡荡向河西走廊和青海、新疆进军。形势的发展变化,促使陶峙岳将军不得不作出明智的选择:和平是新疆的唯一出路和。  新疆地处边陲,又是一个多民族聚居之地,民族与民族之间,地方政权之间,地方与军队之间,各派政治势力之间,都存在着十分复杂的关系,稍有不慎,就会酿成大乱。为了做好起义前的各项准备工作,进一步安定军心,陶峙岳以警备司令的名义,亲拟并发表了《告全疆将士书》。接着,9月18日,陶峙岳亲自下令,派曾震五将军乘坐吉普车,星夜启程,奔赴兰州,去与彭德怀、王震将军接触,商议人民解放军进军新疆和改编新疆国民党部队问题,并协助彭铭鼎稳定河西局面。  当时,全疆驻军连同家属共计近十万众,其中包括整编第四十二师所辖四个旅,整编第七十八师所辖两个旅和驻疆联勤总部系统等。这些部队中,只有副总司令兼四十二师师长赵锡光为陶峙岳的老部下。七十八师师长叶成和其下辖第一七九旅旅长罗恕人,均为胡宗南的嫡系,而骑一师师长马呈祥都是青海马家军的地方势力,弄不好,军队会随时发生分裂。对此,陶峙岳一方面是说服他们,部队绝不能内调入关;另一方面,采取马拉松式谈心,晓以大义,稳定他们的情绪。  接下来,陶峙岳又通过亲自去叶、马、罗部队驻防的老满城察看,挫败他们企图搞分裂的图谋。还以包尔汉省主席过生日的机会,宴请叶、马、罗,争取最后一次劝说机会。最终,迫使他们把部队全部移交出来。  陶峙岳在前往老满城为罗恕人、叶成、马呈祥三人礼送出境之后,立即回总司令部召开紧急会议,宣布部队人事任命后,便起草了起义通电。

9月28日,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给全体新疆起义人员复电嘉勉。

毛泽东、朱总司令、彭副总司令的复电发表后,新疆各族人民无不欢欣鼓舞,都以崭新的姿态,迎接新生活的到来。  来源:《光华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