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白面馍馍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0日 信息来源:​生活晚报 编辑:贾蕾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刘碧雁 口述 姜红 整理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物资匮乏,人们对生活的认识基本上是两个字:艰苦。连队食堂几乎顿顿都是杂粮馍,很少能吃到的白面馍成了稀罕物。因此,对“半个白面馍”的事,我至今记忆犹新。

那年,我们这批上海支青被分到一师八团不久,就随大部队一起开发塔里木。虽然生活艰苦,可是大家都坚持着,只为早日实现“戈壁滩上建花园”的目标。

记得1966年6月的一个星期天,我们一营三连一排的女职工与男职工打擂台,挖土方。刚到中午1时,我的肚子就不争气地叫了起来。可是想一想,推完最后3独轮车的碱土就完工了,中午食堂有香喷喷的白面馍供应,便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

“当当当……”下班的敲钟声在工地上回荡。收工了!我们排以挖土方最多获得第一名!在热烈的欢呼声中,我赶紧奔向食堂。还没进门,我就闻到一股香味,热腾腾的白面馍出锅了。

一个馒头、一勺水煮白菜,这就是我们的午餐。我拿起白面馍咬了一口,甜甜软软的,实在太好吃了。我迫不及待地边走边吃起来,还没走出食堂门口,就把这个白面馍吞到肚子里了。

正当回味白面馍的味道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转过身一看,原来是团党委书记、政委任辉。他冲我笑着说:“我不太饿,这个白面馍,分你一半吧。”说着,他把手里的白面馍掰成两半,将多的一半塞到了我手里。我有些不知所措,赶忙说:“政委,您吃吧,我饱了。”“我饭量小,你正长身体,你吃吧。”任政委说。

我呆在那里,心里很不是滋味。任政委见我没有吃白面馍,顿了几秒钟,又亲切地说:“你赶紧把馍馍趁热吃了。听说你在工地上和男职工打擂台,每次都拿第一名,好样的!你平时就吃个半饱,又要干那么多活,得多吃点才行。”听了任政委的一席话,我拿着半个白面馍,慢慢吃起来,对任政委的感激之情也油然而生。在这之后的许多年里,我一直记着任政委对我的肯定和鼓励,在工作上更加尽心尽力,不敢有丝毫懈怠。

过去,我常常在想,什么时候能天天吃上白面馍?如今说起“白面馍梦”像是笑谈,但是当年,正是这样要创造美好生活的梦想激励着我,让我一直努力工作。

如今,生活越来越好了,能吃到各种美味佳肴,但是,当年这半个白面馍却让我念念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