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山口好诱人

发布时间:18年03月06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贾蕾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赵天益

3

阿拉山口风光(资料片)。秦桂莲 摄

当第二条“亚欧大陆桥”在中国新疆和哈萨克斯坦交界的阿拉山口正式接轨之后,梦寐以求的“欧亚大陆梦”得以实现。阿拉山口——这个随着人类海上交通日益发展而沉寂了很多年的丝路要塞,成为世人瞩目的热点。作为重要的桥头堡和中转站,历经沧桑岁月之后,阿拉山口的大门重新对世界敞开。

“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这里,每年有150天以上的时间刮7级至12级大风,因此,“风口”成了阿拉山口的代称。这里虽然气候恶劣,艰苦荒凉,但这里的人们却深情地热爱着它,使这块充满希望的土地焕发着勃勃生机。

当我们爬上艾比湖西南的红石山时,美丽的湖光景色便尽收眼底。你看,艾比湖的湖面多像黛色玉盘,盐碱在周围镶上素雅的银边。被风扬起的白色碱土,沿着湖面向前奔涌,远远望去,仿佛整个湖泊在缓缓地移动。这时你就会明白,为什么艾比湖的蒙古语意为“旋转着的温和的湖”。碧波粼粼的湖面上,成群的天鹅、水鸟在嬉戏、觅食。虽然是咸水湖,但在博乐河的入湖处,却有成群的鲤鱼追波逐浪。

看似荒凉的阿拉山口,却蕴藏着无穷的宝藏。在艾比湖东北,有一个天然白盐池和一个天然红盐池。艾比湖畔广袤无垠的戈壁上,散布着五颜六色的小石头,有“红玛瑙”“绿翡翠”“白玉”“紫葡萄”……不仅名字美极了,而且是极好的建筑材料。这使人们自然联想起阿拉山口的蒙古语意——“色彩斑斓的山口”。

我们驱车向边防站驶去。在整齐的红砖红瓦建筑四周,一排排钻天杨、沙枣树、红柳各具风采;小苹果树青枝绿叶,葡萄架上珍珠滴翠;菜园里郁郁葱葱,葵花向阳;清泉绕过营房,流进水池,淌入园林。谁能想到这里以前是顽石群居、野狼出没的地方。

“确实,阿拉山口是美的,我们边防站也是美的!”边防站李站长操着浓重的湖南口音,自豪地对我们说。在边防站后面,有块被风沙侵蚀得像蜂窝的巨石,被战士们看得比城市公园里的假山还珍贵,都喜欢到上面照相留影。是的,阿拉山口的风沙曾经把边防站水泥砖块结构的烟囱刮倒,把哨所旁直径20厘米的木头篮球架折断,但它却掀不倒迎风挺立的巨石,反而将它雕琢得更加奇丽多姿。阿拉山口的风沙更刮不倒挺立在西北边陲哨所的钢铁战士,反而锤炼了他们火红的青春年华。

来到阿拉山口,只要你稍加留意,便不难发现,昔日风沙主宰的荒芜之地,现在不但有了较完备的生产和生活设施,有了频繁的边贸交往,而且也有了几分诱人的都市气息:站区东侧新建的办公楼,一字排开,犹如一个个威武的巨人,与早先建成的国际车站大楼遥相呼应。来来往往的车流、人流、物流,反映出边贸口岸繁忙的景象。在站区纵横交错的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

这里的人们习惯把自己叫作“山口人”,只要一开口,准会自豪地告诉你,这里有上千户人家,还有幼儿园。从乌鲁木齐和阿拉木图开来的国际列车,源源不断地送来一批又一批国内外乘客。入夜,灯火通明的站台上,人声鼎沸。列车一走,热闹也带走了。不过,凌晨火车出发时车站高音喇叭里播出的欢快送行乐曲,会在山谷里久久回荡。

随着建设步伐的逐渐加快,阿拉山口的第三产业也日益发达起来。铁路供应站及大大小小几十家商店和小卖部,商品也称得上琳琅满目。源源不断的经商、考察人流,不断涌入阿拉山口。要想住进条件好一点的宾馆,得提前几天预订才行。

作为国家一类口岸和亚欧大陆桥在中国的西部出口,阿拉山口正以其独有的魅力吸引着国内外客商。日新月异的阿拉山口,已经显示出现代化城市的雏形。这块充满希望的土地,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大放异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