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说兵团 变

发布时间:18年04月16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兰君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周舟

说起“变”,人们常常用沧海桑田来形容世间万物变化之大。在兵团60多年屯垦戍边的历史中,我们能真切地感受到“变”这个词的厚重感和它的深刻含义。60多年来,一代代兵团人以舍我其谁的精神与天斗、与地斗,用血和汗、苦和累一步一个脚印地改变着脚下的这片土地,让它从荒凉和沉寂中焕发出无穷的活力和魅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兵团的“变”,首先是劳动工具的变化。作为兵团事业的开拓者,第一代军垦战士面对的是新疆一穷二白的落后面貌,当时兵团的生产工具主要是坎土曼、斧头等,生产力就是马和人。生产、生活中所需要的东西,都是他们就地取材打造,比如挖地窝子、编草鞋、编框子等。他们就是用这样最原始的劳动工具和劳动方式开垦着一片又一片的戈壁荒滩。在屯垦的历程中,兵团人也认识到,面对大风、沙漠、缺水等恶劣的自然条件,必须要以敢为人先、孜孜以求的精神去改变。在这样的劲头和努力下,如今我们兵团人的劳动工具早已今非昔比,团场连队的农田里,人们身背药箱手拉药箱杆给农作物喷洒农药的场景少了,取而代之是一台台安装有GPS的无人机在田间地头平稳飞过;农田里随处可见翻犁机、精密播种机、采棉机等现代化设备;先进的滴灌技术,更是让兵团成为名副其实的全国节水灌溉示范、农业机械化推广、现代农业示范“三大基地”。从坎土曼到采棉车,从柳框到现代化设备,不管这些劳动工具或大或小,或传统或现代,都值得我们尊重,因为它们都是兵团人艰苦奋斗精神最好的见证,也是兵团实现巨大改变最强有力的“武器”。

兵团的“变”,还有来自于生活环境的改变。“谁言大漠不荒凉,地窝房,没门窗;一日三餐,玉米间高粱;一阵号声天未晓,寻火种,去烧荒。”这首打油诗道出了当年物质条件的贫乏和劳作的辛苦。有三样东西最能表现当年的生活环境:一是地窝子。它夏不避暑,冬不御寒,一觉醒来,浑身是土,碰到雨天,里头会积上一尺深的盐碱水;二是粮食。一个人每月只有二十几斤的粮食,有的人为了填饱肚子,煮甜菜皮、白菜根以及废弃的羊蹄甲和牛尾巴当饭吃,就连地上的草根也成了充饥的食物;三是蚊子。据说那时的蚊子能把树上的乌鸦咬得一头栽下来。再看今天的兵团,过去荒无人烟的戈壁大漠上早已建成了一个个田陌连片、渠系纵横、林带成网、道路畅通的绿洲生态网络,一座座绿洲新城纵深其中、拔地而起,“团在林中、房在树中、人在景中、走在花中”的梦想,早已成为兵团职工群众的现实生活。地处天山北麓、准噶尔盆地古尔班通古特大沙漠南缘的石河子市,60多年前还是一片荒漠戈壁,仅有几户人家,如今成为了兵团的“戈壁明珠”,在2000年更是被评为联合国人居环境改善良好范例城市。五家渠市、阿拉尔市、图木舒克市、北屯市、铁门关市、双河市、可克达拉市……这些崭新的军垦城市,更是像一张张亮丽的名片,将兵团城镇化建设的成就呈现给八方宾客。

几十年来,几代兵团人把以“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艰苦创业、开拓进取”为主要内涵的兵团精神体现得淋漓尽致,真正实现了兵团从荒凉、贫穷、落后到富庶、繁华、现代化的历史性巨变,兵团的天空更加明亮了,大地更加绿了,“三化”建设如火如荼,各项事业蓬勃发展。今天,乘着新时代发展的快车,我们相信,在党中央的关怀和支持下,新时代的兵团人将会描绘出一幅更加美好的发展图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