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烽火岁月 守望兵团热土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31日 信息来源:​生活晚报 编辑:贾蕾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杨玲 禹莉

“今日盛世,如你们所愿。”在老兵霍尚武、杨慧文、苏诗礼心中,这是他们埋藏多年想对战友说的心里话。

“八一”建军节来临之际,本报采访了3位兵团老兵,听他们讲述参加解放战争的往事,怀念为了新中国而英勇牺牲的战友。值此,让我们向老兵致敬,向人民英雄致敬。


“棒棒炮”威力大 生俘敌军军长

1

1956年,苏诗礼转业时的留影。

2

姓名:苏诗礼 

年龄:91岁 

参军时间:1947年10月,成为西北野战军2军2纵4旅12团工兵团战士。 

兵团经历:曾任工三师二十团司务长、兵团铁路工程局机关生活服务站站长。

今年是新中国70华诞和建军92周年,苏诗礼老人激动地说:“我有幸看到强盛的祖国,我想告诉战友们,我们为之流血牺牲换来的生活越来越美好……”

1947年,苏诗礼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2军2纵4旅12团工兵团当战士。

1948年11月,在永丰镇战斗中,二军炮兵团的战士们发明了迫击炮送炸药的战法。因为是将炸药捆绑在木棒上然后通过迫击炮发射出去,所以战士们叫它“棒棒炮”。具体做法是:将20至30公斤的炸药用布包好后,与手榴弹捆绑在一起,然后固定在一根略粗于炮筒但又长于炮筒30厘米的木棒上,炮弹底火装在木棒底端。手榴弹引信拴在炮架上,发射时用力迅速将木棒插进炮筒,底火把木棒发射到预定目标,手榴弹引爆炸药,杀伤敌人。这种战士们自制的“炮弹”威力很大,令敌人闻风丧胆。那次战斗全歼国民党七十六军,生俘军长李日基。

提起荣立甲等功的经历,苏诗礼老人说:“在壶梯山战斗中,为做好战斗准备,我在砍树时不小心捅了马蜂窝,结果遭到了马蜂攻击,脸被蜇得肿了起来,眼睛几乎看不见东西。战斗打响后,我发现山炮阵地前15米左右的地方还有一个蜂窝。当时我没有丝毫犹豫,顾不上眼睛的肿痛,拿着铁锹冲了上去,将蜂窝铲掉了。”这次战斗,敌军第三十六师被我军全歼。


一路急行军 解放大西北

3

1955年,霍尚武转业时的留影。

4

姓名:霍尚武 

年龄:89岁 

参军时间:1949年2月,成为西北野战军2军6师18团战士。 

兵团经历:1949年12月,守防库尔勒,剿匪。转业后在石河子工作。1982年,任石河子南山煤矿党委书记。

7月25日,89岁的霍尚武老人向笔者谈起当年解放大西北的战斗经历时,依然记忆犹新,激情澎湃。

1949年2月,一场消灭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参军动员大会在陕西渭南固市镇固市中学的露天操场上举行,正在上初三的霍尚武和许多同学一样心中燃起了强烈的爱国热情,当即报名要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决心跟着共产党走,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霍尚武来不及告诉家人,当天就跟着部队开拔了。

霍尚武所在的西北第一野战军二军6师18团,执行解放大西北的任务。

在向大西北进军的路途中,侦察兵得到情报,在眉县发现胡宗南部一个团的兵力,上级要求,迅速歼灭这股向四川一带逃窜的残余敌人。

得到命令,霍尚武和战友们从澄县开始急行军,向400多公里的眉县方向追赶敌人。当时,战士每人背4颗手榴弹、一支步枪、一个米袋。渭河水流湍急,河上没有船和桥,战士们只有手拉手游过已没到胸部的刺骨河水。

翻越秦岭,战士们顺着山路前行,遇到刮风下雨,道路湿滑,有的战士不慎一脚踩空,落入深谷;有的战士的手榴弹的拉环不小心被树枝挂住了,还没来得及扔出,手榴弹就炸了。

经过几天急行军,部队终于追上敌人,并将其全歼。

那时,霍尚武所在的部队走到哪住到哪,住在老乡家时,挑水、劈柴,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入伍不到半年,霍尚武就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了。


有女初成长 迎接新中国

5

姓名:杨慧文 

年龄:83岁 

参军时间:1949年5月,成为第四野战军南下工作团三分团文工团战士。 

兵团经历:1960年新疆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在四师子女校当老师。

7月16日,记者专访了一位83岁、曾是南下工作团的文艺老兵。齐耳华发、精神矍铄的杨慧文,对南下工作团,自有一份不同于他人的深情。

1949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成立“南下工作团”。招收平津地区大中专院校万名知识青年参军。南下工作团下属有3个分团文艺团。1949年5月5日, 13岁的杨慧文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南下工作团三分团文工团的一名成员。

5月16日,周恩来为南工团作报告。7月7日,北平市20万人在天安门广场集会,庆祝新政协筹备会成立,杨慧文和大家见到了敬爱的毛主席。

“记得8月2日凌晨,我们三分团秘密出城,乘坐闷罐火车向河南开封进发。3天后,我们为当地各界群众表演了《红旗歌》《翻身道情》,还有《董存瑞》等活报剧。”杨慧文说着,情不自禁轻声唱起来。

南工团三个分团各行程3000多公里,足迹遍布河南、湖南、湖北、广东等地,成为新中国各条战线上的一支生力军。

9月底,三分团文工团改编为五十一军文工团。五十一军是国民党起义部队改编而来的。为配合部队教育,文工团在巡演歌剧《白毛女》时,遭到官兵的哄笑,让杨慧文感到自己所从事的宣传工作的重大政治意义。

就在这时,北京传来特大喜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大家沿街高唱《义勇军进行曲》,军民共庆这不平凡的历史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