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格登碑那样矗立在边防线上

——四师七十六团蒙古族护边员草克特格斯一家三代守边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02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董亚倩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李惠 张祖霞

七十六团是四师的边境团场之一,与哈萨克斯坦相邻,边境线长达数十公里,这里平均海拔2000米,地处偏远、自然条件恶劣,历史上,曾是兵家必争之地。乾隆年间,平定准噶尔叛乱的决胜地就在这块土地的格登山上,山上竖立的格登山碑记载了清军平定准噶尔部首领达瓦齐叛乱的经过和战绩,此后,驻扎边关部队镇守这里。200多年来,格登山因此石碑而声名远扬。

20世纪60年代初,七十六团数十个执勤站、数百名护边员在格登山下如珠链相连,筑起了一道坚固的国防之墙,捍卫着祖国领土完整。这其中就有蒙古族护边员草克特格斯和他的祖辈们。

一家三代人的60年

初冬的昭苏高原接连下过了三场大雪,在海拔2000米、零下20摄氏度的七十六团执勤站,草克特格斯已经8个多月没有下山了。

草克特格斯夫妇居住的执勤站,是边境线上10个夫妻哨所之一,距离四师可克达拉市240公里、七十六团团部22公里。去年,草克特格斯被七十六团党委选派为执勤站党建指导员、50至56号管段管段长。

说起祖祖辈辈为祖国守边防的事,皮肤黝黑、少语、憨厚的草克特格斯说:“我的爷爷、爸爸和我做的都是普普通通的事。”

20世纪60年代初,当地驻守部队在七十六团边防线上建立哨所,在七十六团生活多年的草克特格斯的爷爷阿拉西主动提出来巡逻护边,并把家安在了边境线旁,也就是草克特格斯夫妇现在住的执勤站,一守就是35年。1998年,阿拉西患了重病,直到去世,都不曾下过山。据七十六团史料记载,阿拉西多次向部队汇报边境异常情况,是当地驻守部队的优秀信息员、护边员。

“在我的记忆中,爷爷常常嘱咐爸爸:‘我们住的地方是祖国的领土,坚决要守好,不让一个人过去,也不让一个人过来。’那时人人都是护边员、家家都有猎枪,誓死守卫边境线成为一种信念。”草克特格斯从小坚信,为国守边就是天大的事,也是最光荣的事,要传承祖辈遗志,忠诚为国守边。

草克特格斯告诉记者,父亲那那从小跟着爷爷巡边,12岁那年,爷爷带着父亲巡边,路遇野狗,父亲右腿被野狗咬伤,因医疗条件差,没及时就医,落下了终身残疾。父亲没有退缩,接过守边接力棒,带着母亲奴木根守边45年,把一生献给了边防事业。

生命的长短用时间来计算,而生命的价值则以奉献来衡量。逝者如斯,但祖辈执着守边的精神,在草克特格斯的内心深深扎下了根。

36年和13万公里

1983年,18岁的草克特格斯接过父亲守边的接力棒,带着妻子布娅守边护边,至今已有36年。

从最初的地窝子,到与羊共住的羊圈,再到现如今翻盖一新的砖混房子,执勤站见证了三代人的坚守。

36年来,草克特格斯夫妇每天必须要完成的一项工作,就是巡边、守边。巡边时,遇到铁丝网坏了,就自己动手修好;遇到界碑碑文模糊,就用油漆涂好;遇到打草、放牧的人就去盘问,并劝其离开禁区;夜里巡边,常常遇到狼和野猪,要和它们斗智斗勇,方能避免危险……他们用坚守,筑牢边境维稳的第一道关口。

“我们每天巡逻10至12个小时,平均每人每年穿坏6到8双鞋。”布娅说。

七十六团属高寒山区,生存环境恶劣,每年积雪封山长达6个多月,最冷时气温零下30多摄氏度。每到冬季,草克特格斯夫妇的手脚冻疮就会复发,奇痒、裂口,提重物时,满手的裂痕就会流血。在这样的环境和条件下,草克特格斯夫妇患上了不同程度的风湿病。天气阴冷时,关节和腰椎就反复发病,即便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巡边工作也没有一天停止过。前年,草克特格斯的腰椎病发作,连走路都困难,不得不做手术,按医生要求至少要休息1个月,但他手术后只休息了10天,就执意回到执勤站。

“家就是执勤站,我要像格登碑那样永矗边防线。”为了这个家,草克特格斯倾尽全力。

1997年初春,中方在中哈边境立界碑,因道路陡峭车辆无法通行,草克特格斯牵着自家的马,硬是把界碑驮到山顶,并且一趟趟往山上运送水泥砂石,家里仅有的2匹马因劳累过度都“牺牲”在边防线上,边防连给他补偿,他分文未收。

2000年9月20日深夜,格登山大雨滂沱,草克特格斯冒着大雨骑着马巡逻,在泥泞的山路上,马摔倒了,他被马死死地压在身下,造成右小腿骨折,至今还有一块钢板留在他的体内。

草克特格斯的两个孩子都出生在执勤站,小时候因为营养不良,孩子们连头发都长不出。上小学的时候,孩子们就住在学校,一个月接回家一次。有一年因为忙,两个多月大人和孩子都没有见过面,最后在生活老师多次催促下,草克特格斯夫妇才匆匆下山赶到学校。看到两个孩子单薄、无助、神色躲闪的样子,布娅抱着孩子泪流满面,恳求草克特格斯下山照顾孩子,但草克特格斯拒绝了。

对于妻子和孩子,他是愧疚的。谁的孩子不想在父母的膝下幸福长大?哪个父母不想把最好的留给自己的孩子?但在草克特格斯心里,献身于祖国的边防事业是毕生坚守的方向,要舍得放下“小我”和“小家”。

让第四代人继续接力

榜样是父母送给孩子最好的礼物。草克特格斯夫妇为国守边的精神,影响、感染着两个孩子,他们从小懂事,学习勤奋,自理能力强。

女儿潮洛蒙在锡林郭勒职业学院毕业后,没有留恋大城市,而是回到团场留在了父母身边。去年,潮洛蒙嫁到与七十六团相邻的七十四团,成为社会事务服务中心的一名民政协管员,服务于团场的父老乡亲。今年,儿子阿音格考上石河子大学体育教育专业,他的理想是,毕业后也要像父亲一样,为祖国守边护边。

“骏马要看一双眼睛,勇士要看走过的脚印。”草克特格斯的这句话让阿音格牢记在心,父亲的一言一行始终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

据不完全统计,36年来,草克特格斯夫妇劝返和制止临界人员近百人,堵截临界牲畜上百只,团场未发生一起涉外事件。草克特格斯先后荣获优秀边防工作者、优秀护边员、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30余次。

在默默守边的36年岁月里,草克特格斯时刻以一名新时代合格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以实际行动引领带动周边的各族护边员。

作为一名少数民族护边员、一名执勤站党建指导员、管段长,草克特格斯认为,不管前进路上遇到何种风险挑战,都不能忘记来时的路,带好头,感恩前行。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巡边空闲时间,草克特格斯不定期对所负责的护边管段的60名护边员进行忠诚教育,教育引导他们牢固树立“三个离不开”思想,勇于对宗教极端思想发声亮剑,不断增强为国守边的看家本领。每周一,草克特格斯夫妇都会在执勤站升国旗,用最简单、赤诚的方式诠释拳拳爱国情。

党恩比海深,吾辈当铭记。阿音格告诉记者,父亲这一代守边的条件比祖辈们当年守边的条件好多了。如今,通往边境线上的公路修好了、巡边的摩托车也有了,翻盖一新的砖混执勤站里还通了电,所以更要感党恩,守好边,负好责。

优良的示范是最好的说服。阿音格在他的入党申请书里这样写道:“只有守在这里,心里才踏实。正是因为有了植根在父辈们心中的信念,在艰苦的生活和不幸的遭遇面前,他们才没有退缩,这,就是我在成长中需要学习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