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走进兵团/屯垦丰碑/陶峙岳专题/回忆怀念
坚决抵制“新疆独立”的包尔汉和陶峙岳一起通电起义
发布时间:15年01月13日    信息来源: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编辑:郑建东
【字体:    】   打印本页    

包尔汉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伟大的爱国者、著名的社会活动家、维吾尔族人民的杰出代表,他生前为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做出了重要贡献,全国各族人民都不会忘记他的功绩。

在监狱中写下《崇高的敬意献给毛泽东》

包尔汉是维吾尔族人,1894年出生于俄国,1912年回到新疆定居。他出身贫苦,从小就饱受剥削压迫,因此对旧制度十分仇恨,从青年时代就产生了反抗旧制度的思想。他与维吾尔族青年中的一些有识之士组织了一个争取民族解放的秘密组织,开展反对民族压迫的斗争。组建这个组织时,他们明确表明:维吾尔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新疆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坚决同军阀和国民党反动派斗争时,旗帜鲜明地反对一切民族分裂的言行。他和维吾尔族其他进步青年一道,同极少数怀有个人野心、主张分裂分子进行了多次面对面的斗争。

1929年,包尔汉到德国留学时,接触了马克思主义,感到马克思主义是为广大穷苦人求解放的学说,是真理。在德国留学期间,他还数次前往苏联,亲眼看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看到了苏联人民高涨的社会主义建设热情,看到了苏联人民幸福的生活,看到了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巨大成就,他由此确立了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坚定信念。1933年,包尔汉在苏联参加了革命组织,不久后回到新疆从事秘密工作。

1935年,包尔汉参加了新疆民众反帝联合会,任民众部副部长,次年又任该会代理副委员长。他在参加领导新疆地区革命活动中,结识了时任新疆民众反帝联合会会长的共产党员俞秀松,并且在俞秀松的领导下从事革命工作,二人在革命斗争中结为至交。通过俞秀松,包尔汉了解了中国共产党的斗争历史,了解了中国共产党的路线和政策,读了当时在新疆难以见到的毛泽东著作油印本,知道了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的思想和事迹。他对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充满了崇敬和热爱。

由于包尔汉从事反对新疆反动统治者的革命活动,1939年他被盛世才关押到监狱中。在监狱里,他用维吾尔文写下了一首诗--《崇高的敬意献给毛泽东》:

我是一颗由您的光辉照亮的星,

用真诚的意志为您开辟的道路而奋斗。

无论狂风暴雨、山崩地裂,

都扑不灭我心中对您的无限热爱的火炬。

包尔汉用这首诗,表达他对毛泽东的热爱之情,同时也以此来激励自己继续同反动派进行斗争。

“新疆两千多年以来就是中国的一个组成部分”

上世纪30年代,包尔汉任新疆省设计委员会委员、国民政府驻苏联斋桑领事。1945年至1949年,任新疆省民政厅副厅长,迪化专区专员。1946年,他参加了新疆三区革命。此后,新疆省政府改组,他出任新疆省副主席。改组的新疆联合政府夭折后,他改任国民政府委员,后来又出任国民政府新疆省主席。在此期间,他无论是从事革命活动,还是参加新疆地方政府领导工作,都反复讲这样的道理:“新疆两千多年以来就是中国的一个组成部分。新疆不是一个民族的新疆而是各民族的新疆,正如中国不是一个民族的中国而是各民族的中国一样。”

当时,有一些怀有个人野心的人,拉拢包尔汉参加所谓“新疆独立”的活动,都被包尔汉严词拒绝。他认为,这些搞分裂的人,不是受到反动派的利用,就是抱有个人目的,他们绝不是为了维吾尔族人民的利益,而是在损害维吾尔族人民的利益,损害中国各族人民的利益,他们同反动统治者实际上是一路货色。在他参加的革命组织中,他决不允许搞民族分裂的人参加;在他领导的政府机构中,决不收留一个民族分裂分子。

和陶峙岳将军一起通电起义

1949年9月,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随着解放军胜利进军的脚步,推翻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已经指日可待。在西北战场,彭德怀指挥第一野战军解放了兰州。第一兵团第一军、第二军解放了西宁。之后,第二军发挥连续作战精神,翻越祁连山,进至酒泉,兵锋直指新疆。

就在这个时候,在新疆却有少数分裂势力,试图趁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决战之机,把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他们阴谋搞一个所谓的“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而一些外国势力则对此态度暧昧。国民党当局虽然反对分裂,但当时他们的统治正在土崩瓦解,也顾不上这些了,仅仅向国民党西北地方军政领导人表示,要反对分裂,再没有具体指示了。当时,国民党在西北的主要势力有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马步芳,副长官马鸿逵、马鸿宾,青海兵团司令马继援,宁夏兵团司令马敦静等。他们手中还有较强的军事力量。他们考虑到,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即将崩溃,他们的力量早晚会被解放军消灭。他们虽然不赞成分裂,但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口头上不公开表示赞成分裂,在实际行动上,却打算与搞所谓“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的势力合流,退往新疆,苟延残喘,日后再另寻他图。而新疆分裂势力手中缺的就是军事力量,他们也想与马氏军事集团合流,依靠他们的军事力量搞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