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人婚礼看变化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4日 信息来源:生活晚报 编辑:周倩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王小明 口述 张璇 整理

1956年,我从河南来到一师工作。两年后,我和妻子在团场连队举办婚礼。当年,团场生活物资匮乏,我和妻子只买了几公斤水果糖。婚礼是在连部大门前举行的,指导员为我和妻子当证婚人。我和妻子把水果糖撒给来祝贺的职工,婚礼就算结束了。

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我的儿子要成家了。时值改革开放初期,团场职工生活条件有了较大改善,但买东西仍要凭票。我们全家人省吃俭用攒了一年的肉票。婚礼当天,我买了羊肉、鸡、豆腐、海带等,又到团场自办酒厂打了散装白酒。全家人一起动手,炒菜、做饭。左邻右舍都来帮忙,有的搬来桌子和凳子,有的帮着摆盘子、碗。那天,我家一共摆了7桌,每桌8个菜。一场婚礼办下来,全家人累得不想动。

几年前,我的孙子结婚。婚礼在团场宾馆举行,婚宴菜品丰富多样,鸡鸭鱼肉应有尽有,大家吃得很开心。而且,孙子请了婚庆公司的司仪安排各项事宜,我们不用操一点儿心。婚礼结束后,全家人散步回家,轻松惬意。

三代人三场婚礼,折射出咱团场人生活质量一年比一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