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兵团要闻/综合动态
奥尔托苏的两个连队
——三师托云牧场二连与解放军某部边防三连的共建故事
发布时间:17年03月20日    信息来源:兵团日报    编辑:吴咏杰
【字体:    】   打印本页    
作者:谢家贵

14898932476444654

巡边路上,有你有我(资料片)。

奥尔托苏有两个连队,一个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边防三连,一个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三师托云牧场二连。很多年来,两个连队同在一个地方。

奥尔托苏地处天山与昆仑山接合部的那片高原上。生活在牧场二连的柯尔克孜族人说,奥尔托苏这个地名译成汉语意为“两山之间的河流”。边防三连与牧场二连都坐落在两山之间河流冲积的平地上。边防三连依山而建,营房后的一条小路直通山巅上的哨楼。伫立哨楼,可以看到起伏绵延的山峰构成的漫长边境线;牧场二连靠河而立,连队前的大河蜿蜒,从远处而来又朝远处流去,驻足河堤,可以听到奔流不息的河水发出的轰隆声。边防三连与牧场二连相距不到500米。

边防三连与牧场二连,同享一片蓝天,同守一方土地

奥尔托苏的历史很是久远,久远得如这里巍峨的大山,久远得如这里奔腾不息的河流。

新疆和平解放后,此处营房被命名为奥尔托苏边防站,1969年又被命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边防三连,一直沿用至今。营房内有军人种下的红柳,长得健壮,军人们把红柳叫做红军树。2015年,山里遭受大旱,树枝枯萎了,牧场二连的牧工拉来一车又一车水浇灌红军树。红军树在根部又发出了新枝,顽强地呈现出一片绿。

牧场二连原先是柯尔克孜族人放牧的地方,新疆和平解放后,解放军二军后勤部在托云、木吉、英尔、阿英设立四个羊场和一个牧场。1951年1月,世代在此放牧的牧民,成为托云牧场牧业连队的牧工,为部队放牧羊群和军马。

牧场二连与边防三连的中间,过去是一条土路,前些年,牧场出资把它修成了水泥路并命名为戍边路,一条路把边防三连与牧场二连连在一起。边防三连的军人们去巡边,牧场二连的牧工们也去巡边,两个连队有着共同的戍边任务。唯一能区别他们的是,边防三连的军人穿的是军装,牧场二连的牧工穿的是颜色不一的服装。不过,现在的牧工也穿迷彩服,但没有领章和帽徽。

有人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边防三连的营房里,一茬军人来了,一茬军人又走了,但营房依旧在,俨然钢铁铸就一般。有人说,牧场二连是永不移动的界碑,一茬牧工老了,一茬牧工依然年轻,老了的牧工去世后,葬在向阳的山坡上,年轻的牧工接过老牧工的马鞭,继续巡边。边防三连的军人们用石头在大山里垒成五星红旗,垒成“祖国在我心中”的大字。牧场二连的牧工在大山里放牧羊群,从山里走到山外,有力的脚印串成一条路,仿佛在告诉世人,这是中国生生不息的土地。

边防三连与牧场二连同享一片蓝天,同守一方土地,自然有着类似的故事发生。

那一年,边防三连的排长赵效伟,带着全排战士进入预定区域,进行潜伏和反偷袭演练。雪野上,一片寂静,身着潜伏衣的官兵们,已和周围的雪山完全融合在了一起。忽然,从山坡上跑下来一群雪狼,气势凶猛地扑向官兵。雪狼,是生活在高海拔地区的一种群居食肉动物,被当地人称为“飞毛腿”。进入冬季后,山上雪大冰厚,雪狼也常常发生“粮”荒,经常成群结队下山觅食。当地人说,这时候的雪狼,由于饥饿,会变得异常凶狠。

对雪狼的野性,赵效伟心里很清楚,但他没有下达解除潜伏的命令。狼群越走越近,离他们仅仅只有两米,战士们见排长纹丝不动,也都个个目视前方,没有人发出响声,没有人移动。头狼来到了赵效伟和一名战士的中间,低下头,用鼻子闻了闻赵效伟的头,随后又抬起头向远方张望。也许是狼看到了赵效伟身后的雪地里还有一双双明亮的眼睛,便猛然调头,带着狼群向远处而去。

事后,班长巴德温问赵效伟,和狼零距离接触时心里怕不怕。赵效伟笑笑说,潜伏演练就是为了打仗,如果有敌情,能随意起来赶狼吗?邱少云在潜伏中,周围野草被燃烧弹点燃,身处火海,他直到牺牲都没动一下。

赵效伟虽然把话说得很轻松,但轻松的话语背后,却是一个很严肃的命题——军人们为了守卫边防,随时准备牺牲生命。

那一年3月,山下的杏花已是姹紫嫣红,可高原上依旧冰天雪地,寒风刺骨。牧场二连的吐尔买买提·马提身为护边员,按照要求要去奥尔托苏的山口巡逻。这是牧场第一代护边员、也是他的父亲马提·玉买尔曾经走过的巡边路。这是一段异常艰险的道路,骑马无法上山,他只有把马寄放在山里的牧羊点,然后拄着木棍徒步上山。眼前,白雪皑皑;远处,冰峰嵯峨;脚下,小路难辨。吐尔买买提·马提走上几米远,就要歇息一会儿。忽然,他听见轰的一声响,山峰上的积雪滚滚而下,他下意识地跑了几步,结果还是被冰雪掩埋在沟壑里。要是没有手中的木棍,那天也就没命了。他完全在冰雪的包裹之中,只有用手中的木棍使劲地捅开覆盖在头顶上的冰雪。雪从衣领口钻进胸口和脊背,透心凉。他不知道在雪中挣扎了多久,总之,他从冰雪里挣扎着爬出来时,他知道,自己刚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

吐尔买买提·马提巡护的那段边防线要涉过三条宽阔的季节河,穿越四个大山口,翻越一座大坂和六七个山岭,最高的山口海拔4170米。他巡逻往返一次要走40多公里,每个星期至少要巡逻三次,每个星期要向边防派出所报告一次巡逻情况,每个月要向托云牧场党委报告一次巡逻情况。有人问吐尔买买提·马提,为了巡边,连生命也不顾了,究竟为了什么。吐尔买买提·马提说,不为什么,就为了走好父亲留给自己的那条路。

后来,赵效伟转业走了,来了一位更加年轻的排长。可是,吐尔买买提·马提没有走,他依然生活在牧场二连,依然走在巡边的路上。如今,吐尔买买提·马提已经退休,他的小儿子哈力别克·买买提马提又踏上巡边的征程。为了把年轻的护边员送上一程,已经退休的吐尔买买提·马提依然担任护边队队长,还经常带领连队护边队的18名队员,翻山越岭,巡视着祖国的边关。

边防三连的历任连队领导转业或调任,临走之前,都要对军人们说,守好边关,一定要依靠牧场二连党支部,依靠牧场二连的牧工,要与吐尔买买提·马提一样的护边员多交流,他们熟悉边境上的一草一木。牧场二连的干部牧工,在军人们转业退伍的时候,都要泪水涟涟地送上一程又一程,恋恋不舍地如送别自己的亲人一样。

边防三连与牧场二连,都是立在奥尔托苏的界碑。

边境线的安宁,有边防三连的贡献,也有牧场二连的贡献

奥尔托苏,是昆仑山高大山脉之一,从远处而来的三条河流在平缓处交汇。山坡上,边防三连的哨所和牧场二连的哨所遥相呼应。雪山、溪流、哨所,构成绝美的画卷。这里,平均海拔3000多米,条件的艰苦、环境的恶劣,都挡不住边防三连与牧场二连交流交往交融的步履。无论是边防三连的官兵,还是牧场二连的干部牧工,心里都装着军民鱼水相依的深情。

边防三连的军人们说,三泉聚忠诚,戍边洒热血。三泉就是他们戍守的三条河流。牧场二连的牧工们说,一个牧工就是一个哨兵,一座毡房就是一座哨所。毡房就在三条河流与雪峰脚下的边境线上。边防三连的官兵巡逻的时候,总是不忘捎带一箱药品,几筐蔬菜,走一路送一路,等到巡逻回来,药品送完了,蔬菜也送完了。在大山里放牧的牧场二连的牧工,见到解放军来了犹如见到亲人,热情地让进家门,烧一壶浓酽的砖茶,给亲人暖暖身子,端一盘奶酪馕饼,炖一锅羊肉。边防三连的官兵每次巡逻时,都要三天两夜才能回到驻地。这已经成为多少年来的规律。牧场二连的牧工知道了这个规律后,就在他们放牧点的屋子里,准备好被褥,让巡逻的军人们能睡上安稳踏实的觉。夜里,军人们安然入睡,牧工们则不停歇,烧炉子,让屋子更加温暖,喂饮战马,不让军人的坐骑挨饿受渴。几十年了,军人们走到放牧点,就如同回到了自己的家里。牧工们见到军人们来了,如同见到了自家的亲人。

羊群从冬草场转到夏草场,对于牧场二连的牧工来说,是一年里最大的事情,是一次生命的大迁徙。连队一万多只羊组成的羊群,组成连绵不断、浩浩荡荡的大军,所过之处,尘土飞扬、烟尘滚滚,构成奥尔托苏特有的风景。当然,转场也是人们最苦最累的时候。每逢冬春转场季节,边防三连的军人们总是会如期出现,分散到各个牧点,挥羊鞭,赶羊群,搭毡房,扫羊圈,忙个不停。转场过程中,还会出现母羊分娩的情况,刚出生的小羊羔不能行走,军人们就像抱孩子一般把小羊羔抱在怀里。翻山越岭时,有的小羊羔走不动了,军人们就背着小羊行走。直到全部完成转场,军人们才回到驻地休整。有人说,与其说牧场二连的牛羊转场是一次生命大迁徙,还不如说是边防三连军事上的一次大突击。

“八一”建军节是军人们最重要的节日,这一天,边防三连的官兵会以各种形式庆祝自己的节日。当然,最让他们感到快乐的是牧场二连干部牧工的慰问。牧工们将肥硕的羊儿绑上红绸红花,从连队的戍边路上走来,热热闹闹地把羊儿送到营房。有人说,在奥尔托苏这个地方,“八一”建军节是牧工们天天盼望的节日,比过年更加隆重。

在边防三连的荣誉室里,醒目地挂着续中朝荣立二等功的荣誉证书。续中朝是当年边防三连的连长。在牧场二连吐尔买买提·马提的家里,也珍藏着荣立二等功的荣誉证书。他们证书的颁发时间是同一年。那是1977年,边防三连连长续中朝和牧场二连护边员吐尔买买提·马提都接到上级通知:一名国外间谍潜入我国境内,要与境内两名逃犯会合潜逃国外,要求我方加强巡护,抓获逃犯。吐尔买买提·马提立即上山巡逻,在熟悉的山口和路段,整整坚守了两个多月。两个多月里,他喝雪水,啃干馕,住羊圈,蹲石洞,终于发现了间谍和逃犯的踪迹,并在一个偏僻村庄的山沟里和随后赶来的军人们一起擒获了间谍和逃犯。因此,军人续中朝和牧工吐尔买买提·马提同时荣立了二等功。

“金戈铁马戍边连”,这是一位领导视察边防三连的题词,这个题词既是对边防三连的褒奖,也是对牧场二连的褒奖。60多年来,在奥尔托苏这个地方,从来没有发生过涉外事件。可以这样说,这是边防三连对祖国的贡献,也是牧场二连对祖国的贡献。

边防三连与牧场二连的情谊,犹如山水相依

边防三连的现任连长彭虎,是一名年轻的军人,大学毕业后,来到了部队。说起边防三连与牧场二连的情谊,他说,军民情犹如奥尔托苏的山水一样相依偎。牧场二连的现任党支部书记何仁华,是个四川人,在托云牧场几个单位都担任过主要领导,说起边防三连与牧场二连的情谊,他说,如一家人一样亲密。

2009年9月8日,奥尔托苏的上空飘着鹅毛大雪,密集如云,不到一个小时,山里积雪厚达50厘米,6000多只羊深陷暴雪之中,瑟瑟发抖,惊恐不安,放牧点的石屋门被积雪封死,一些牧工被困在屋中。道路被暴雪掩埋,山里通信中断。边防三连官兵全体紧急出动,施救羊群于暴雪之中。为了疏通被暴雪掩埋的道路,边防三连派出一名战士骑马去50公里外的铁列克乡四大队,寻找铲雪车。战士刚过河坝,马不慎失蹄落入雪坑。战士只有弃马步行,在雪地里,战士的双脚冻僵了,可他依然没有停止行进的步履。几个小时后,铲雪车终于开进了奥尔托苏,羊群保住了,牧工的生命安全也得到了保障。说起往事,何仁华深有感触,若不是边防三连的官兵相助,那场雪灾带来的损失真的难以想像。

2015年,奥尔托苏大旱,奥尔托苏的三条河流几近断流,边防三连的机井却偏偏出现了故障,连队的官兵用水成了问题。牧场二连的牧工知道后,就用连队的拉水车每天给边防三连送水,保证了官兵们的用水需求。这一送就是一个多星期。彭虎说,要是没有水,那日子可咋过哟!

2016年8月19日,奥尔托苏河山洪暴发,巨大的泥石流堵塞河道,洪水绕过边防三连营房,沿着牧场二连的戍边路向连队的住房及住房周围的生态林袭去。彭虎立即调来铲车,将堵塞的砂石挖开,洪水才顺着河道奔去。当然,不仅仅只是这一次。牧场二连牧工放牧进山出山必须要走的道路有27公里,年年都会被洪水冲毁,有时是泥石流滑坡堵住道路,有时道路被洪水冲垮,边防三连每年都会派车派人俢复。有人做过计算,一年维修两次,共计54公里,67年共计维修了3618公里,相当于喀什至乌鲁木齐一个来回还多。人和羊群出行的坦途,来自于边防三连官兵的付出。

牧场二连在师人武部访惠聚工作队的支持下,修建了宽敞的文化活动俱乐部,在这里,能够开会、看电影,举办舞会。于是,边防三连的重要活动都在这个俱乐部举行。牧工以及护边员的国防教育、法律知识教育,边防三连都要派出教员来俱乐部授课。俱乐部已成为边防三连和牧场二连的重要文化活动场所。

边防三连为改善军人的生活,修建了温室大棚种植蔬菜。何仁华种植蔬菜经验丰富,于是,他就常去边防三连的温室大棚,讲授一些蔬菜种植知识。边防三连的官兵们大都不懂柯尔克孜语,他们走访时,何仁华又常是他们的翻译与向导。

边防三连的卫生条件好,医疗技术高,牧场二连的卫生员出差与培训时,牧工都去边防三连的医务室看病。坎吉巴依的头被打桩机砸了一个口子流血不止,吐尔干江从马背摔下耳朵划破,木拉提的儿子高烧不退,马木沙的儿子骑自行车摔成重伤……都是边防三连的医生李南才治愈的。牧场二连有专职的畜牧技术员,边防三连的羊病了,技术员就上门服务。军人骑的军马,每年都由牧工换掌钉掌。

还有,牧场二连的牧工有私家车,出行比较方便。边防三连军人的家属、亲人前来探望或下山返回,牧场二连的牧工都会热情接送,从不收钱。牧工说,军人的亲人也是我们的亲人。

近两年,牧场二连开展“建一个五好党支部、建一片生态林、建一支民兵队伍、建一支民兵宣传队”活动,边防三连给予大力支持,派军事教官指导民兵军事训练,指导巡逻注意事项,民兵的军事素质得到明显提高。

一滳露珠折射着太阳的光辉,一件小事凸显着军民之间的深情厚谊。边防三连与牧场二连的情谊源远流长,犹如奥尔托苏的河水永不停歇地奔流,一路欢畅地流向远方。

14898934841032788

牧场二连的护边员们(资料片)。

14898935141559171

部队领导到连队来看望孩子们(资料片)。

14898935257735685

军民同乐(资料片)。